扶貧路上傾真情 ———我校省派“第一書記”的扶貧之路


發布時間:2018-05-28 點擊:

   變化,是郯城縣歸昌鄉朱前村、陳莊村、道東村今年提得最多的詞。
  眼下,走進三個村,一條條水泥村道交錯延伸,一幢幢農家小院干凈整潔……面對此情此景,讓人很難想象,在一年前,這還是周圍村里所提及的“貧困村”。現如今,朱前村、陳莊村、道東村已成為脫貧致富發揮示范作用的新農村,可謂是今非昔比。
  “這一變化的背后,多虧了王書記、吳書記、鮑書記”,村民們逢人就說。村民口中的“王書記、吳書記、鮑書記”,就是當地村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我校駐村 “第一書記”王靖磊、吳昊、鮑萬杰,短短一年的幫扶,村民們對他們的工作紛紛點贊。或許鄰村王老漢的那句話點了題:“瞧瞧人家這第一書記!”

從“顧小家”到“為大家”
  事情的起源要追溯到2017年2月,組織一紙任命讓王靖磊、吳昊、鮑萬杰換了一個身份。本在高校工作的他們,積極響應號召,毫不猶豫地選擇走向這片熱土。30多歲的年紀,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時候,他們丟下家庭和孩子,只為獻出自己的一腔熱血。
  滿懷對新工作的好奇、緊張和期待,三人分別來到朱前村、陳莊村、道東村,雖然早就做了思想準備,但身臨其境,還是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孤寡老人無依無靠,疾病纏身者毫無生活來源,基層黨建無章可循……
  三人的內心產生了巨大波瀾,精準扶貧怎么辦?如何開展工作才能讓這個地肥水秀、卻遲遲沒有走上富裕之路的村子真正好起來,他們陷入深思。駐村后的第一夜就在輾轉反側中迎來了黎明。
  從駐村工作的第一天起,王靖磊、吳昊、鮑萬杰就一頭扎進村民家中,傾心交流、收集民意,并據此精準識別、精準施策。他們帶領三個村近1000戶村民努力奔走在脫貧路上。
 
從“一盤散沙”到“一個拳頭”
  根據省委要求,“第一書記”擔負著“抓黨建、促脫貧”等任務,對王靖磊三人來說,是一個全新的嘗試,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脫貧之路肯定困難重重,但也要硬著頭皮往前走。”果不其然,邁出的第一步,就讓王靖磊始料未及。在召開第一次黨員會議時,眼看到了開會的時間,空落落的會議室僅有零星幾名黨員。在陳莊村、道東村,情況也大抵如此。
  朱前村黨支部書記朱奉其告訴他,由于青年黨員大多外出打工,在村人員大部分是老弱病殘,平日都聚不到一起。聞言,王靖磊就暗下決心,工作要從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入手,從黨建抓起,凝聚人心。
  “以前,朱前村很多年都沒有發展過新黨員,上黨課沒人來,大家對‘黨員’身份很淡漠,黨支部也成了‘空殼子’。”借著“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全面鋪開之勢,接下來的日子里,王靖磊把強化基層組織建設作為精準扶貧的第一道“菜”提上議事日程,經與村“兩委”班子協商、與鄉主要領導溝通,王靖磊與村干部一起建立各項黨建制度,將黨員管理、黨員培訓學習、流動黨員管理以及“三會一課”等多項規定制度化,并上墻公示。用制度激勵大家、約束大家,并將每月的25日作為固定黨員活動日,將黨員教育常態化、規范化。
  一年的時間,共開展各類培訓學習活動20余次,參與人數達400余人次。用王靖磊的話說:“只有讓基層組織活起來,讓廣大黨員動起來,才能發揮基層組織的強大力量,在學習中提高,在學習中進步,在學習中解決實際問題,為脫貧致富出謀劃策并積極參與其中。”老黨員王學華告訴記者:“以前,我們也開展一些學習活動,但次數少,人也少,主要以念文件為主。王書記來了以后,對學習抓得緊,學習次數多了,結合村里實際,也有了更多討論,很多事情在大伙兒的討論中就有了答案。”
  “陳莊村遲遲發展不起來,與村兩委班子的戰斗力不強也有關,碰到困難有畏懼,遇到矛盾不敢面對。”吳昊深入調研后,認為自己擔任“第一書記”畢竟是暫時的,幫助培育好村班子才是長久之計。為了解決這些難題,吳昊通過黨員星級評定、黨員星級掛牌、“郯城大發展、我該怎么干”大討論、“我為村民做表率”黨員義務勞動、“我為村集體發展建言獻策”等活動,發揮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促進農村基層黨支部建設,凝心聚力,讓兩委班子重新煥發活力。
  在道東村,鮑萬杰結合農村黨員實際情況,創新組織活動形式,開展以紅色教育、重溫入黨誓詞等為主要內容的“七個一”系列黨日活動,將黨建工作根植于日常活動中,讓黨員學習形式活起來,學習效果強起來。同時,關愛困難黨員生活,開展“七一”送溫暖活動,先后走訪慰問貧困黨員11人,發放慰問金6000元。
  短短一年時間,黨員們發生了很大變化,從以前開會沒人來到現在的幾乎全員到會,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到“主動參與鄉村建設”,黨員模范帶頭作用凸顯,黨建愈發彰顯活力……這些變化猶如一股清風吹進了三個村。“感覺風氣正了,干啥事都有規章制度了”,黨員惠亦乾說。
 
從“滿是懷疑”到“深得民意”
  為了盡快摸清村里的情況,王靖磊、吳昊、鮑萬杰開始走訪每一戶低收入村民。“這大學里來的書生,能在咱村待住不?”“一個當老師的來我們村能做啥?”看著眼前的年輕小伙,村民們心存疑慮。
  王靖磊三人明白,開展工作,首先要取得當地百姓的信任,想取得信任,就要使自己成為他們中的一分子。這就要俯下身子、實事求是,和群眾拉手說話、貼心交流,同甘苦、共勞動,把小時候在農村學到的“看家本領”向村民們展示出來。
  一年來,家住青島、濟南、泰安的“第一書記”,真正把村莊當成了家,每月駐村都達25天以上,有好幾個月都是整月待在村里。他們先后走訪了貧困戶60戶,普通群眾702戶,黨員122人,全面掌握了廣大群眾特別是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基本情況,并整理出調研報告和脫貧攻堅發展規劃。在最短的時間內發自真心地做到“彎下腰沉下身,勤走訪嘮家常;掌握一手數據,謀劃精準扶貧”。
  一段時間后,主動找他們聊天的老百姓多了起來,雖然村民對他們的接納和認可度提高了,但他們心里明白,老百姓渴望脫貧的期望值沒有降低。每當聽到村民樂呵呵地說:“我們愿意相信政府,相信‘第一書記’,我們等著你帶領我們致富呢!”王靖磊三人感到既興奮又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深感這些話的分量。他們深知作為“第一書記”,這個“第一”既帶著組織的信任,又帶著群眾的期盼,擔子不輕,責任不小。
 
從“靠天吃飯”到“靠智豐收”
  如今,平整連片的稻田一望無際,四通八達的道路縱橫交錯,星羅棋布的涵閘、泵站點綴著密布的水網……記者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由得豎起大拇指。
  可在原來,朱前村、陳莊村、道東村的經濟結構都比較單一,多數以小麥、水稻種植為主,小部分農戶開展苗木、蔬菜大棚等產業,大部分年輕人外出打工。要為一個經濟薄弱村找到好的致富項目,難度并不小。
  要鼓起腰包,必須先轉變觀念,扶貧先扶志。王靖磊與吳昊、鮑萬杰商議后決定,先從干部入手,先后選派22人先后到山東農業大學、青島農業大學參加職業農民培訓班,學習現代農業、農產品營銷等方面的知識,借鑒其他村子的成功經驗;組織村民到江蘇東海、郯城紅花鎮、花園鄉、臨沂河東區等地考察學習大棚蔬菜種植、菌類種植、洋蔥種植、光伏發電等,開闊眼界,提高技能;邀請縣農業局專家到村現場開展農業技能培訓和宣傳,對農業生產技能現場指導。
  在村里,在田間地頭,或是飯后村頭聚集的地方,“第一書記”都會加入進去,逢人便說富農、強農、惠農政策和現代農業知識,有意引導話題展開討論,潤物細無聲。慢慢地,“現代農業”等這些詞語在村民的言談中多了起來。
  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如何做到在任這兩年形成可持續致富渠道,避免兩年之后重新返貧,這是王靖磊、吳昊、鮑萬杰一直思考的問題。
  吳昊介紹,經多方考察論證,集思廣益,最終定下脫貧致富“大盤子”———建高效農業,綠色發展。調子已定,說干就干,田間打井、硬化生產路,積極爭取社會資源,為村民發放愛心化肥……他們走街串戶,鼓勵村民進行蔬菜大棚、菌類種植等規模化、差異化種植。
  另一方面,他們積極整合扶貧資金160萬元,成立農機合作社。“利用投資秸稈回收打捆項目,既有利于秸稈禁燒工作,改善大氣環境,又能夠變廢為寶,促進農民增收,每戶貧困戶每年可增收1200余元,2017年絕大多數貧困戶都得以順利脫貧。”王靖磊介紹道。
  優惠的政策扶持、幾近為零的投資風險,讓這個固守舊貌、多年不變的窮鄉僻壤沸騰起來。村里的貧困戶、在外打工的人們開始回村,信心十足地念起了“致富經”。
  “物資的幫扶只能解決眼前困難,要想讓更多群眾脫貧致富,沒有項目帶動、產業發展是不可能實現的。為此,三位‘第一書記’充分利用自身優勢,在產業扶貧方面下功夫、做文章。”歸昌鄉副鄉長馬健說。
  “‘第一書記’打頭陣,山東科技大學黨委是后盾,全體師生齊上陣”的扶貧之路印在他們心中。“我們要發揮高校教育、人才、科技優勢,促進校地合作共建”。經過商議后,三人達成共識:對接自己的“娘家”———山東科技大學的資源。高校有豐富的人才智力資源,可以通過自己牽線搭橋讓高校的智力支持源源不斷地輸入到這個貧困的村莊。從學校領導前來慰問,青年教師、學生組織深入實踐,校地合作共建、建立大學生就業創業實踐基地、建立優秀生源基地,以及培訓網絡技術等等,大家紛紛利用自己專業知識,為村里帶新知、傳新思,幫助他們開眼界、拓思路,進而為脫貧致富建立起長效“造血”機制。
  “大學的老師和讀書的娃娃們為俺們村出了很大力氣,真的很感謝他們。”村民范振功說。
 
從“貧困村”到“幸福村”
  扶貧,不僅僅是解決溫飽問題,同時還要讓人生活得更加幸福。
  經過走訪,一件件令人心酸和揪心的事讓 “第一書記”寢食難安:幾近失明的年邁老人,適齡入學的重病兒童,殘疾臥床的男子……健康扶貧刻不容緩。
  王靖磊、吳昊、鮑萬杰暗下決心:一定要為這些因病因殘致貧的鄉親減輕負擔。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爭取,迎來了郯城縣的醫生到村送醫送藥,開展醫療扶貧,先后為60歲以上老人體檢,為62名患有眼疾的村民免費檢查、手術,幫助農村老百姓解決醫療難題,減輕醫療負擔;關愛殘疾老人生活,為身體殘疾的老人免費發放輪椅14臺。
  同時,利用重要節日節點,組織留守婦女歡度“三八”婦女節,開展農技實用技術培訓,提升農村婦女就業創業能力;在六一兒童節,開展關愛留守兒童活動,為347名小學生發放愛心書包、文具,為村圖書室捐贈圖書2200余冊,為17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發放助學金7000元;開展送電影下鄉活動,免費放映15場,送戲下鄉2場,豐富了農村娛樂文化生活……
  “我們不僅要建設富裕鄉村,還要建設美麗鄉村、文明鄉村。”王靖磊說。硬化村內道路、鋪設路沿石、旱廁改造、栽種綠化苗木、安裝攝像頭、安裝體育健身設施、申報危房改造、安裝路燈……再加上學校的 “墻繪”鄉村美化、“精準扶貧”調研、“筑夢歸昌”留守兒童教育扶貧調研、“暖春公益”大學生支教、“暖心”社會實踐服務等。一步又一步,穩健又扎實。
  經過“第一書記”和村兩委班子一年來的努力,新建的健身廣場、籃球場、鄉村文化廣場等,極大方便了村民的日常生活,獲得了村民的一致好評,提升了村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指數。
  “王書記他們真是好人啊!又是送面送油,又是打井修路,讓我們村一下子變了個模樣。”村民朱孝發豎起大拇指連聲夸獎。
  記者注視著村莊的容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墻繪活靈活現,廣玉蘭、西府海棠、碧桃等行道樹正在綻放,農家樂園等文化設施別有韻味,果真令人眼前一亮。
 
從“眼中的變化”到“背后的故事”
  在脫貧攻堅的大路上,三個貧困村一步步走入正軌,鄉親們干勁更足了。據朱前村支部書記朱奉其介紹,“‘第一書記’來了以后,我心里像吃了顆定心丸,相信在他的帶領下我們村一定會盡快致富。”
  而望著這傾注著心血與汗水的村莊,記者感受到了“第一書記”的日日夜夜。村莊的變化,是背后無數個辛酸故事的凝結。
  “這里的人沒什么大學問,也講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他們都能感受到冷暖。”
  王靖磊所在的朱前村,被選為新型農村社區的安置區,而在安置區內,有村里127座祖墳,為了不影響規劃和開工,只能是全部遷出。在農村,遷墳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沒有特別原因,不能對祖墳動土拆遷。王靖磊頂著壓力,逆流而上,磨破嘴皮子地挨家挨戶勸說,走路多了,導致腳腕受損,他卻堅持著一瘸一拐地走向另一戶。
  “盡管有很多遺憾和不舍,但也收獲了感動和快樂。”
  去年六一兒童節那天,有個9歲女兒的吳昊的“傳統”過節方式是:一家人陪著孩子。而他正在幫扶村參加村里有史以來舉辦的第一次兒童節活動。當他滿懷歉意地告訴女兒后,9歲的孩子懂事地答道:爸爸,我知道了,有爸爸的祝福就夠了。
  “能夠解決困難群眾的困難,是我們最大的心愿。”
  2018年1月5日,一場大雪在眾人的朋友圈里刷屏,當很多人歡天喜地的賞雪之時,鮑萬杰、王靖磊、吳昊卻憂心忡忡。“貧困戶家中硬板床上單薄的被子如何御寒過夜”“漏風的屋子里,貧困戶如何入眠”“零下十幾度的氣溫,貧困戶如何取暖”……天剛蒙蒙亮,他們便投入趕制棉被的工作,聯系當地被業加工廠,并且要求一定要用新棉花。
  僅一天時間,1月6日,他們顧不上吃晚飯,挨家挨戶把剛剛做好的被子,送到困難群眾手中。困難群眾朱鳳銀接到被子時動情地說:“一靠閨女二靠黨,謝謝你們還掛念著我呀!”另一名困難群眾張仲英說:“天這么冷,雪大路滑,辛苦您了,家里的這床被子都蓋了幾十年了,夜里都是蜷著睡,今天晚上終于能睡個舒坦覺了!”
  三個并不是激動人心、跌宕起伏的小故事,僅僅是“第一書記”在幫扶工作中的縮影。
  王靖磊淡然卻堅定地說:“在扶貧隊伍中,我們都是普通一員,沒有干轟轟烈烈的大事,但我們絕不會讓一天虛度。我們都是黨員,就得干實事,要對得起鄉親們,更要對得起我們山科大的校訓。”
  吳昊告訴記者,身為“第一書記”,一要筑牢決戰貧困的決心和信心,二要有具體可操作的階段性計劃,這樣才能保證群眾受益。
  鮑萬杰表示,能夠投身于全國脫貧攻堅的一線,是人生的幸運,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不忘初心,把組織上交給我的任務完成好,利用自己的勤奮和努力實現全村老百姓脫貧致富,爭取早日共同邁進小康。
  這是“第一書記”們的心聲,他們不僅走進了貧困村,而且真正扎根在貧困村,成為這里永遠的村民,他們相信,自己的一生都會續寫著與這個小村莊的不解情緣。(記者:韓洪爍) 
 
 
 
 
相關新聞

上一條:團省委副書記劉少華來校調研共青團工作 下一條:學校獲全國大學生機器人大賽北部賽區冠軍

泰安校區:山東泰安岱宗大街223號 郵政編碼:271019
維護:泰安校區現代教育中心